形单影只的某某

纵有疾风起,人生不言弃。

【周江】从一次打劫晚饭开始的

·一个不算黑道paro的黑道paro
江波涛匆匆离开快餐店。
贺武的队员发信息告诉他出事了,s市轮回的队长一枪穿云疑似在n市境内被人袭击,现在下落不明,队长紧急下达命令要求全员集合找人,江波涛只好要店员把东西打包,赶紧抄了一条近路飞奔向集合的据点。
按理说这种又黑又偏的小巷很少会有人知道,江波涛也就没有引人注意的顾虑,可当他在跑过一个转角时却被一个黑影一把扯住按到墙上,冰凉的刀刃抵在他的脖子上。
江波涛一边在心里懊恼自己大意,一边迅速做出反应企图后发制人,对方却马上将匕首转变方向狠狠钉进了江波涛脑袋旁的墙里,然后迅速抢走了江波涛手里的塑料袋。
江波涛:“……………”
对方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是否会攻击他的样子,只一把撕开汉堡包的包装皮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看起来只是个饿坏了的小可怜。
江波涛犹豫了一下,还是捡起地上滚到自己脚边的矿泉水,拧开瓶盖递了过去。
靠在墙上揉了揉被刀压出红印的脖子,江波涛借着月光欣赏了对方的盛世美颜好一会儿后幡然醒悟,转身就要跑。
“站住。”
对方的声音稍微有些清冷,带着不容反抗的威压。
江波涛不知怎么,硬生生顿住了脚步。
“………………有钱吗?”
江波涛内心吐血,磨磨蹭蹭的转过身,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一叠红色的毛爷爷。
“只有四百了。”
对方皱了皱眉头,开口问道:“没有零钱?”
这是什么操作?难不成没吃够还要买甜甜圈?江波涛颇有些无奈的开口:“总该给我留点钱买面包吧?你刚刚还把我的晚餐给吃了。”
周泽楷万万没想到江波涛会是这样的回答,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回复什么好。
其实他本来只想跟江波涛表明身份让他带自己到贺武的基地去的,可他饿了那么久,又在快餐店外等了江波涛好长时间冻的头昏脑涨,一个没忍住就把江波涛的晚饭抢了过来。余光瞥见江波涛要溜走瞬间着急,但也没想好该怎么开口,只能随便编了个借口。
其实我只想要再买两个甜甜圈的。周泽楷很委屈。
江波涛看见这人突然委屈了起来又好气又好笑,几次张口也不知该说什么好,最后盯着瑟瑟发抖的周泽楷,想了想把自己的围巾扯下来扔了过去。
“不好意思啦我还要找人,一百块你就自己破吧,看你挺冷的围巾就送你了。拜拜~”
你要找的人就在这儿啊!这句话周泽楷还没来得及说,江波涛就像兔子一样溜走了。
还是只黑毛的兔子,在昏暗的小巷里根本看不清影儿。
不过……周泽楷把围巾缠在自己的脖子上,眉眼弯弯。
也不算是没有收获。

江波涛刚到贺武基地,就被队长一把拽走。
“唉唉唉?”
武帅一脸凝重:“一枪穿云找到了。他刚刚自己给轮回的人打了电话,对方已经派人去接了。”
“嗯……那不是很好吗?”
“一枪穿云指名要见你,你什么时候惹上这尊大佛了?”
“……………我没有啊。”
“上头刚刚把你交给了轮回,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保重。”
“!!!”
江波涛呆愣着站在路灯下,昏黄的灯光洒在他脸上,一阵风寒风吹过,江波涛不由自主缩了缩脖子。
说实话,作为组织刚刚提拔上来的新人,虽然心里明知自己存在感极弱,可是一旦出事就被果断的舍弃,江波涛的内心十分酸涩。他很确定他从未惹过一枪穿云,贺武火速撇清关系的做法让他心寒。
江波涛深吸一口气,决不能坐以待毙,一只脚刚迈出去却因迎面传来的吵闹声瞬间僵住。
轮回的人来了。
江波涛想着走一步算一步,便把脚收了回来。抬头看向正朝着自己走来的人,猛地愣住。
刚才那个抢汉堡包的人。
周泽楷似乎有些羞涩,看着江波涛冻的已经有些发红的脸,心疼的把自己手上的围巾围在了江波涛的脖子上。然后拉过江波涛冻的冰凉的双手哈气。
“这是………?”江波涛十分确定这不是自己的围巾。
“定情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