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迟暮

林秦 楼诚 周江 修伞 赫海 令后
死磕灵魂伴侣Ծ ̮ Ծ

【赫海】白夜

·黑道pa
·少爷赫X管家海
·赫海海赫自由心证
·毕竟是set嘛

01
李东海推门而入的时候,将李赫宰推倒在桌子上的艺声与李赫宰嘴唇的距离不超过3厘米。
李东海仿佛感觉不到匆忙站起身的艺声的尴尬一般,径自走到仍然保持着双手被压到脑袋两侧的姿势的李赫宰旁边,低头与李赫宰对视:“少爷,婚礼的具体流程麻烦您过目。”
李赫宰与李东海对视三秒,然后慢吞吞的起身跳下办公桌,转过身来用左手揉着刚刚被艺声推到桌子上磕到的后脑勺,一边冲李东海露出一个像草莓牛奶一样甜的笑容:“谢谢你呀东海,辛苦你了。”
李东海不动声色的将手中的平板电脑放在办公桌上,向前几步走到李赫宰面前,伸手温柔的将李赫宰被人扯得凌乱的衬衫抚平,并把扣子一粒粒扣好,最后又整理了李赫宰被人揉的皱皱巴巴的衣服领子理平。无视旁边人算不上好看的脸色,悠悠开口:“少爷的第一次婚礼才会这样,以后再有婚礼,就不会这么急急忙忙的了。”李赫宰似乎是被他的话逗笑了,眉眼弯弯露出一个牙龈笑。
听着李东海似乎是咒自己的话李赫宰却无半点儿反应,艺声深呼吸一口气 ,轻咳一声引来了旁边正上演着主仆情深的两人的注意:“银赫,明天就是我们的婚礼了,所有的事情安排给下面的人,你别想太多,尽管放心。”
李赫宰眨眨眼,再次回头与李东海对视,又笑了出来:“嗯,交给东海,我很放心。”
艺声感觉呼吸一滞,在感觉自己脸色还不算太难看之前硬生生扯出了一个僵硬的温柔微笑:“我还有些婚礼上的事要安排,你别熬夜太晚,赶不上明天的婚礼。”
李赫宰似是无意的躲开了艺声伸过来要摸自己的头的手,转身用右手扯过李东海的领带,在李东海的嘴角轻轻落下一个吻:“东海,帮我送一下艺声哥。”
李东海笑眯眯的转身请走艺声,在走过门槛时贴心的将门关上。李赫宰拿起桌子上的平板电脑,打开历史记录,点进了一个实时直播的视频软件。
李赫宰看着屏幕上拿着平板的蘑菇头,嘴角勾出了一个无声的微笑。

02
教堂的钟声响起。
丧钟三鸣。
李赫宰从火光冲天的教堂里逃出。
人人都说宝蓝区少主银赫的那个不明来历的名为艺声的恋人包藏祸心,与R区的金厉旭纠缠不清,企图夺取宝蓝之主。
传言扬扬沸沸,整个宝蓝区人心惶惶,唯独少主银赫跟二把手东海不为所动,甚至大肆宣扬着手准备银赫与艺声的婚礼,一片哗然之后,流言悄然平息。
流言并非空穴来风。
李赫宰的白色西服上是被火烧过之后卷曲变黑的痕迹,他踉踉跄跄的跑出宝蓝区,逃到海边,却丝毫不见狼狈,只是呆呆的望着海风吹拂下波浪不断的海面,像是等待着什么一样。
脚步声从李赫宰的身后传来,来人穿着和李赫宰一模一样的白色西服,站定在李赫宰身后。
刘海遮住李赫宰的眼睛,黑夜的笼罩叫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来了。”

03
金钟云的脸色晦暗不明。
这一天终于是来了,为了报仇隐姓埋名假作流浪于此,故作青涩的勾引银赫,为的是卧薪尝胆,蛰伏出击。
这条路上最大的阻碍就是李东海。
金钟云想起自己第一次故作羞涩的邀请银赫约会,那人在游乐园门口任他万般哄劝也不肯踏进一步。
“东海还没来。”
“东海有事啊,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金钟云只当银赫是因为自己身份特殊怕太过招摇遭人暗杀,心里一边鄙夷着,一边又是一副深情款款的给人承诺着安全感。他本来就是故意设计引李东海外出办事,从一开始接近银赫,李东海便是横在两人之间的一堵墙,似笑非笑的目光让他觉得自己的一切早已被看穿。
“走吧银赫,一会儿天黑了我们还怎么约会啊?”
“没有东海怎么能算约会呢?”银赫一脸疑惑。
在金钟云默然愣住不知该说些什么的时候,银赫笑的一脸甜蜜地冲着金钟云的身后招手:“东海,这里!”
金钟云立刻觉得芒刺在背,僵硬的转过身打着招呼:“东海你来了?银赫等了你好久了。”
仍旧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李东海额头上的鲜血流下,平添几分妖冶。
然后金钟云便感觉到一阵风从自己身边刮过,银赫吵吵嚷嚷地捧住李东海的脸:“东海东海,你怎么受伤了?”说着,便拿出衣服兜里的真丝帕,轻轻把血迹擦下。
金钟云盯着那个可以算是自己与银赫的定情信物的浅灰色丝帕,终究是没忍住沉下脸开口:“银赫,你不是说,你会十分珍惜它的吗?”
“是啊,”银赫头也不回的担忧看着李东海“最珍惜的东西不就是要给最珍惜的人用吗?”
金钟云不知道自己是输是赢。
再后来的每次约会,李东海一定会在,并且穿着打扮与李赫宰才像是一对儿情侣。行为举动更是如此。
金钟云撞见李赫宰轻轻吻着李东海的伤处的时候,不敢相信那么抗拒自己肢体接触的银赫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头脑发热跟银赫大吵一架,而后又后悔自己的轻率举动会让自己前功尽弃,而银赫则主动找过来向他道歉。
“东海是我最珍惜的人啊,所以我要用我的一切珍惜他。”
金钟云觉得,自己好像赢了,明明银赫宣布了和自己的婚礼,明明自己马上可以报复李家,可是当银赫说他会把自己的所有给李东海去珍惜他时,他觉得,自己输的一败涂地。

04
传闻金家少夫人被李家少主强迫不成反被杀害。
传闻金家少主找到李家少主报仇两人一起葬身火海。
教堂的大火,像极了五年前金家的那场。
“少爷,金小少爷来了。”
金钟云于回忆中突然惊醒,面上不显,冷声道:“知道了,让他进来,你们下去吧。”
传闻银赫来历不明的恋人艺声与R区金厉旭有染。
金厉旭径自站定在金钟云面前,也不管金钟云有没有看自己,兀自开口:“钟云哥,我要走了。”
金家大少爷金钟云失踪,下落不明。
金家小少爷金厉旭吃里扒外,被银赫东海收买。
“银赫去哪儿了?”
“您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银赫在哪儿又有什么关系?”
“我一直想不通,厉旭,你跟银赫东海的感情不是装出来的,为什么我来找你的时候你满腔愤怒,去见过银赫一面之后就改变主意了?”
“我没有必要像你解释。”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您不是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吗?”
“究竟是我把宝蓝区抢了过来,还是银赫他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自由?”

05
艺声的人没有再追过来。
宝蓝区易主,艺声想要平息住各方蠢蠢欲动的反叛势力,怕是要费些功夫。
李东海一遍一遍在心里描绘着近在咫尺的人的轮廓,到底还是问出了口:“为什么不告诉他?”
当年金家少主遭人暗算,被迫与金家已逝的少夫人交欢,当时正与金家少主处于冷战期的爱人李家少主,头也不回的决绝离开。
时隔多年,李家少主追查亡妻死因到金家少夫人身上,独自一人前去对质,除了知道亡妻死因,更知道了当初她对两人的算计。
把人从他身边抢走,让他们蹉跎悔恨了这么多年,让他们彼此陌路,现在又因为那人念念不忘他自己,又来谋害他的妻子泄愤。
李家少主骄傲一世,终是忍不住打击杀了狠毒妇人。
金家少主在暗处冷眼看着一切,用打火机点燃窗帘,而后从黑暗中走出,将人狠狠摔到床上,俯身压了下去。
没人知道他们如今身在何处。就算是他们的儿子们。
他们这一世太过苦涩,如今终于抓住了机会为自己而活。
人都是自私的,就像李赫宰听到了厉旭说自己哥哥找过来要复仇的时候,只是偏头看着沙发上熟睡的因为黑道事务焦头烂额的李东海的时候,一个自私的计划在脑海里孕育而生。
如果没有金钟云的出生,他也不会降生到这世上,既然金钟云如今想要这宝蓝区,他便顺水推舟,给他便是。
只是等人反应过来,怕是要在心里骂上他千遍万遍了。
李赫宰的眉间满是重获新生的喜悦,他看着跳脱出海平面的太阳,转身拉过东海,在日出下接吻。
他们独自逃出黑夜。
FIN
这是一个大云哥自以为算计李赫海结果被李赫海甩锅成功的故事(。ì _ í。)
大云视角里的银赫是因为李总从没告诉过“艺声”自己的真名啊~
感谢你读到这里(〃∇〃)

emmmm
其实吧,事情是这样的:
很多很多年以前,李家少主跟金家少主是恋人,在一次吵架的冷战期,金家少主被人设计跟金家少夫人滚了床单,金家少夫人跑到李家少主面前耀武扬威,李家少主一气之下跟金家少主决裂。金家少主跟金家少夫人生下了金钟云和金厉旭,李家少主娶妻生下了李赫宰,等到钟云和赫宰各自长大成人之后,赫宰的妈妈意外死亡,因为家里是混黑道的,赫宰爸爸觉得赫宰妈妈是被仇人暗杀,于是就开始追查,最后查到了钟云妈妈的头上,就自己一个人前去对质,没想到钟云妈妈承认了一切,还告诉赫宰爸爸当年她是故意离间钟云爸爸和赫宰爸爸两个人的,赫宰爸爸一怒之下杀了钟云妈妈,但是这一切都被钟云爸爸看在眼里。于是钟云爸爸设计跟赫宰爸爸两个人撇下一切私奔了。钟云只以为自己父母的死因是传闻中的那样,于是设计找赫宰报仇。但是赫宰是猜到了事实,因为厉旭跟东海关系很好,所以赫宰和东海把厉旭接了过来,厉旭就变成了传闻中的“吃里扒外”的小人,但是他也没放在心上。钟云改名艺声找到厉旭让他帮自己报仇,厉旭只说赫宰是无辜的并不愿意,去找赫宰问他该怎么办。赫宰厌烦了尔虞我诈命悬一线的黑道生活,就让厉旭同意帮钟云报仇,钟云来接近赫宰,赫宰假装被他勾引,但是赫宰爱的人是东海,就不自觉的流露出对东海的关心,可他自己不觉得哪里不对,东海也知道赫宰的计划,钟云觉得一切都在往自己预想的方向走,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还没等他想出来,赫宰就来找他说要结婚,他就答应了。等到婚礼那天,钟声敲响三声,艺声用培养的势力夺取宝蓝区的控制权,但他发现赫宰东海不见了,自己坐在座位上仔细回想才发现是赫宰将计就计,把宝蓝区的所有糟心事都甩到他手上了,这时候厉旭来辞别,钟云知道了父母去世的真相,回过头来发现黑帮真是难管,每天都忙来忙去也没空叫人抓赫宰东海回来了,赫宰东海脱离了黑帮的身份,两个人环球旅行。
就是突然的一个脑洞,没头没尾瞎划拉划拉。
再次感谢你读到这里(〃∇〃)

【周江】从一次打劫晚饭开始的

·一个不算黑道paro的黑道paro
江波涛匆匆离开快餐店。
贺武的队员发信息告诉他出事了,s市轮回的队长一枪穿云疑似在n市境内被人袭击,现在下落不明,队长紧急下达命令要求全员集合找人,江波涛只好要店员把东西打包,赶紧抄了一条近路飞奔向集合的据点。
按理说这种又黑又偏的小巷很少会有人知道,江波涛也就没有引人注意的顾虑,可当他在跑过一个转角时却被一个黑影一把扯住按到墙上,冰凉的刀刃抵在他的脖子上。
江波涛一边在心里懊恼自己大意,一边迅速做出反应企图后发制人,对方却马上将匕首转变方向狠狠钉进了江波涛脑袋旁的墙里,然后迅速抢走了江波涛手里的塑料袋。
江波涛:“……………”
对方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是否会攻击他的样子,只一把撕开汉堡包的包装皮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看起来只是个饿坏了的小可怜。
江波涛犹豫了一下,还是捡起地上滚到自己脚边的矿泉水,拧开瓶盖递了过去。
靠在墙上揉了揉被刀压出红印的脖子,江波涛借着月光欣赏了对方的盛世美颜好一会儿后幡然醒悟,转身就要跑。
“站住。”
对方的声音稍微有些清冷,带着不容反抗的威压。
江波涛不知怎么,硬生生顿住了脚步。
“………………有钱吗?”
江波涛内心吐血,磨磨蹭蹭的转过身,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一叠红色的毛爷爷。
“只有四百了。”
对方皱了皱眉头,开口问道:“没有零钱?”
这是什么操作?难不成没吃够还要买甜甜圈?江波涛颇有些无奈的开口:“总该给我留点钱买面包吧?你刚刚还把我的晚餐给吃了。”
周泽楷万万没想到江波涛会是这样的回答,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回复什么好。
其实他本来只想跟江波涛表明身份让他带自己到贺武的基地去的,可他饿了那么久,又在快餐店外等了江波涛好长时间冻的头昏脑涨,一个没忍住就把江波涛的晚饭抢了过来。余光瞥见江波涛要溜走瞬间着急,但也没想好该怎么开口,只能随便编了个借口。
其实我只想要再买两个甜甜圈的。周泽楷很委屈。
江波涛看见这人突然委屈了起来又好气又好笑,几次张口也不知该说什么好,最后盯着瑟瑟发抖的周泽楷,想了想把自己的围巾扯下来扔了过去。
“不好意思啦我还要找人,一百块你就自己破吧,看你挺冷的围巾就送你了。拜拜~”
你要找的人就在这儿啊!这句话周泽楷还没来得及说,江波涛就像兔子一样溜走了。
还是只黑毛的兔子,在昏暗的小巷里根本看不清影儿。
不过……周泽楷把围巾缠在自己的脖子上,眉眼弯弯。
也不算是没有收获。

江波涛刚到贺武基地,就被队长一把拽走。
“唉唉唉?”
武帅一脸凝重:“一枪穿云找到了。他刚刚自己给轮回的人打了电话,对方已经派人去接了。”
“嗯……那不是很好吗?”
“一枪穿云指名要见你,你什么时候惹上这尊大佛了?”
“……………我没有啊。”
“上头刚刚把你交给了轮回,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保重。”
“!!!”
江波涛呆愣着站在路灯下,昏黄的灯光洒在他脸上,一阵风寒风吹过,江波涛不由自主缩了缩脖子。
说实话,作为组织刚刚提拔上来的新人,虽然心里明知自己存在感极弱,可是一旦出事就被果断的舍弃,江波涛的内心十分酸涩。他很确定他从未惹过一枪穿云,贺武火速撇清关系的做法让他心寒。
江波涛深吸一口气,决不能坐以待毙,一只脚刚迈出去却因迎面传来的吵闹声瞬间僵住。
轮回的人来了。
江波涛想着走一步算一步,便把脚收了回来。抬头看向正朝着自己走来的人,猛地愣住。
刚才那个抢汉堡包的人。
周泽楷似乎有些羞涩,看着江波涛冻的已经有些发红的脸,心疼的把自己手上的围巾围在了江波涛的脖子上。然后拉过江波涛冻的冰凉的双手哈气。
“这是………?”江波涛十分确定这不是自己的围巾。
“定情信物。”